【征稿选登】​ 做个梦|新冠肺炎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原标题:【征稿选登】​ 做个梦

  你是否会敲响我的窗?噔噔!我拉开绿色的棉麻窗帘,阳光背着你撒下一地金箔,玻璃折射出你额上的晶莹,模糊了你的眼和那白色防护服,你的嘴角微微扬起,一张一合对我说些什么。梦,结束了,醒来。

  8月的蝉鸣响起,毫无意外地,今天看见的第一条新闻依旧与疫情相关,国际上那些抽象的数字让我每次都感慨至沉默。想起2020的春节,没有原来的滋味,冰冷无温的太阳和潮湿空气没有暖意,真的好冷。它成为了我记忆收藏馆中重要的藏品,述说着“疫”与“情”,一边是无情的病毒,是身躯的折磨;一边是逆行的坚守,是人性的温暖。

  俄罗斯诗人帕斯捷尔纳克曾经说过:“人不是活一辈子,不是活几年几月几天,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。”他把生命的长度裁剪成几个瞬间,我认同。人的生命就是一场随时可能戛然而止的电影,总有几帧片段是最经典的、最记忆清晰的,短暂暂停又继续播放。

  人生不断上演离别,疫情只是其中一个尤其曲折的变数。最近听父亲偶然在餐桌上说起以前的战友因病去世,才觉得抽象的数字也是那么真实。

  一场疫情突如其来,用猛烈的病毒击碎平静,最先将樱花染红,最后唤醒所有沉睡。

  疫情带来的从不只病痛,相比较于报复的恶意,它的初衷更像是为了重新共鸣我们的情感。我们从来都是一体的,尤其在面对这场疫情的时候,呼吸、脉搏、心跳都一起共存,每一个感染病毒的患者,他的呼吸、脉搏、心跳都由另一群人来拯救。这群人不一定是相同的职业,但却从不同的地方向着共同的目的奔去。

  结束后,没有留下太多线索一一只有请战书上鲜红的手印和坚定的笔迹,只有白色防护服和额间不停淌下的晶莹。他们在逆行的路上,脱去了为人父母、为人子女的平凡外衣,换上了救死扶伤的无畏铠甲。

  从来没有人能坦然迎接死亡,逆行意味着划断生死的界限,燃烧灵魂去争夺被疫情束缚的生命。这场无情的“疫”警醒我们更刻骨的“情”:敬畏自然和尊重生命,多爱自己,多爱还陪伴自己的他、或她、或它。

  我和母亲时常抱怨“2020真的多灾多难”,难道不是吗?疫情至今没有停止。但父亲却不在意地笑道,“你们也说得太夸张了”。好像也是,疫情只不过是将我们对坏的感官放大了,所以下意识过滤了美好的瞬间。其实睁开心灵的眼睛,8月的风才刚刚吹来,没有樱花味,是纯纯的阳光味道,往昔的街道不复从前那般喧哗,却也逐渐回到新生的旧样。不管大家是否还戴着口罩,都能笑着问候一句:最近过得好吗,我很想你。

  是啊,短短几月,我习惯“一日、二点、三餐、四季”的平淡,也期待“一二相聊、三四相聚”的热闹,同样渴望“从南往北,只有春秋”的旅程,你呢?

  你是否会敲响我的窗?噔噔!你伸出手,掌心是给我的微弱的光、触手可及的星和好久都没有那么亮的月,你的嘴角再一次微微扬起,一张一合对我说着些什么。然后挥挥手,没入夜晚。我合上了绿色的棉麻窗帘。结束了,祝我和每个被爱的你,好梦!

  作者:张静怡  编辑:孟然